相關連結

【大壯小聲說】鬥官

【大壯小聲說】鬥官
1.俗話說「民不與官鬥」,可見台新金控現在真的是被逼到沒辦法,才會跟財政部卯上。

2.現在台新金的主張就是2005年間政府標售彰銀股權其中有約定由得標者取得彰銀經營權,現在財政部不但阻撓台新銀行和彰化銀行合併,還一舉將彰銀經營權拿走,這是違反當時的協議的。

3.台新金民事求償主張的請求權基礎應該是民法的227條不完全給付之債務不履行的損害賠償。關鍵爭點就是「得標者取得彰銀經營權」是否是雙方契約的約定?因為目前相關資訊有限,看來只能等到本件訴訟進行中,才會有更充分的資料透露出來。

4.但初步來看,筆者認為台新金的主張應該是站得住腳的,畢竟2005年標售彰銀股權時寫得很清楚,而且如果不是這種可以取得經營權的約定,台新金當時也不會用高額溢價去標下彰銀股權。只是之後換K黨上台,K黨一直否定D黨「二次金改」的作法,所以不但一直用強力行政指導勸阻台新金將台新銀行和彰化銀行合併,現在更使出「徵求委託書」的大絕招一舉將彰銀的經營權從台新金那裡搶來。

5.坦白說,以公司法法制來看,台新金將旗下的台新銀行和彰化銀行合併,根本是很合理且合法的事,只是這是在台灣,所以商業行為還是受到強力的行政指導。

6.回想當年台北銀行和富邦銀行合併之事,或許吳東亮該想想是否就是少了一份魚翅,才會落得今日之局面。

撰文:所長 高宏銘 律師

http://news.ltn.com.tw/news/focus/paper/837820